平凉人的石板炕(原创)盘石板炕是一个技术活儿

2017-05-12
摘要: “石板炕,烙的尻子红烫烫,一哈跳着门槛上。”这句顺口溜就是山外人戏谑我们山里人的石板炕的。石板炕是我们山里人的专利。山里的黑土属于腐殖质,肥沃松散,不易板结,是生长药材的最佳土壤,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能做 ...
“石板炕,烙的尻子红烫烫,一哈跳着门槛上。”这句顺口溜就是山外人戏谑我们山里人的石板炕的。
石板炕是我们山里人的专利。山里的黑土属于腐殖质,肥沃松散,不易板结,是生长药材的最佳土壤,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能做成像山外人盘炕的大胡基。我们山里人盘火炕,只好就地取材,选取石板做炕面子了。

盘石板炕是一个技术活儿。在盘炕之前,首先要备料,不仅要寻找几块较大的板板石做炕面子,还要找寻几块较为规则的条石做支撑炕面子的柱子。准备工作做好了之后,就要请盘炕的把式在阴阳先生看定的日子来盘炕。把式认真的支好柱子,闭上一只眼睛测试一番几个柱子是否一直,然后把做炕面子的石板一块一块架好,最后开始上泥。石板炕烟道的通畅与否是衡量一个把式的关键,好把式留的烟道节省柴禾炕还热得快,嘎把式留的烟道,出烟不畅,要浪费了不少柴禾。山里的石板炕主要靠劈柴烧热,所以炕洞都留得比较大,山外人夸张地称之为“窑门”。家乡盘炕的把式都是义务帮忙,不收报酬的。为了酬谢把式,主人家在把式盘好炕之后,会尽可能的做一顿细长面招呼人家,家境稍好一点的,还会从屋梁上捣下一块腊肉来煮上谢呈把式。
我的父亲早先是不会盘石板炕的,后来被“逼”成了盘炕的把式。我们兄弟姊妹众多,年幼的我们,在炕上自然是不会安安分分,规规矩矩的坐着,不是你的脚在被子下面剜疼了他的脚,就是他把你偷着掐了一把,动不动就爆发了争斗,你追我躲之时,就有石板塌垮的响声,这就闯下了祸端——把炕踏塌了!有时候烧炕的柴火过大,会把石板烧炸造成局部塌垮,也是需要修补的。我们的贪玩,使得我家的石板炕经常塌垮,起初是父亲请盘炕的把式来帮忙修补的,后来次数太多了,人家不耐烦了,父亲也羞于张嘴,只好试探着自己修补了。久而久之,父亲也成了盘石板炕的好把式。
石板炕是农人家中的一块圣地。首先,农村人的生与死都在石板炕上,正常的出生是在石板炕上,正常的辞世亦是在石板炕上;其次是有亲友来访,最高的礼遇就是请你上炕就坐,支上炕桌,端上油花卷子,熬上罐罐茶咣闲。如果主人不请你上炕,便是明显的不欢迎你的造访,识相的还是赶紧离去。至于家里有了红白喜事,能够在炕上坐席的,必定是辈分高的娘舅家,或是受人尊敬的贵客了。
十冬腊月,石板炕更是农人们最重要的活动场地了。老汉们聚集在一起,坐着烫热的石板炕,两只脚轮换着压在尻子下面,左脚烙疼了换右脚,右脚烙疼了换左脚,围着火盆上的茶罐子,农事桑麻,古今轶闻,儿长女短,随意乱谝,无拘无束。小伙子们也聚集在一家的石板炕上,不是掀牛九(纸牌游戏),就是喝烧酒,乱糟糟的吵闹,气腾腾的热闹。那些大嫂和女子们,也各自聚集在其中一家的石板炕上,前者手里忙着针线,嘴里忙着闲话,除了卖派自家的好光阴之外,免不了说一些夫妻之间的荤事,说到兴头上,哄笑声骤起,满庄子都是她们的戏谑声和哄笑声,崖娃娃也高兴得跟上起哄,此起彼伏地笑闹着。女子们聚集在一起,手里自然也有针线活,但那只是个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,主要的还是攀比自家身上的衣服,羡慕别人的夫婿。女子们之间的一些悄悄话被在院子里罩麻雀的碎娃娃听到了,就东奔西窜地叫嚷开去,谁谁谁和谁谁谁好上了,还亲了嘴呢!一下子传遍了全村子,隐秘变成了公开,反倒促成了一对有情人。
在山里长大的我,差不多有十来年没有睡过石板炕了,成了心中的一块纠结。我的两个好友,也不止一次的流露过想睡一次石板炕的愿望,我们便在一个冬日里回到了我的老家,决定住一晚上,体验一下石板炕的美妙。为了保证朋友们睡一个热腾腾的石板炕,我挽袖扎势,亲自烧炕,另外两个朋友负责煮肉做饭。
我弄来一抱劈柴,开始烧炕。负责煮肉的朋友把肉丢进锅里之后,就显得有些无聊,一会摸摸炕的温度,给我说冰凉冰凉的,我就再往炕洞里扔劈柴,他一会又去摸摸炕,给我说热了尻子大的一块,只够他一人暖尻子的,我就加大了劈柴的量,把个炕洞填的满满当当的。我心里想怕是把炕烧得过头了,可是又怕山里的寒冷冻了我的朋友,热了总比冻着好啊!
吃过晚饭,夜幕已经降临,肉也炖烂了,我们便准备上炕打坐,来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爽,可是坐到炕上不到半个小时,就烫得坐不住了,那石板炕成了一个可以炒熟人肉的锅了,坐下烙得屁股疼,蹲着,两只脚替换着也捱不了几分钟,石板炕热浪袭人,烤得我们的脸都烧呼呼的难受。最终我们还是像山外人戏谑的那样“尻子烙得红烫烫”,只好跳下炕受着冷冻,望着那面热气腾腾的石板炕互相抱怨。一直到午夜两点之后,我们才上炕各自找到一处可以忍受的旮旯蹲着,强忍着脚底的炙烤,昏昏睡去。
承载了山里人许多心酸、许多快乐的石板炕,现在已经近乎绝迹了,因为山村里早已人去屋空,石板炕在遭遇长期的冷落之后,大多塌垮,或者淹没在蒿草丛中了,享受石板炕的那种舒坦那种美妙,只能存留在我们这辈人的记忆之中了。
石板炕,记忆里难忘的温馨和美好。


来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