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平凉人叫“懒干手”, 秦玉龙/文

2017-05-14
摘要: 秦玉龙/文 在咱们平凉,如果遇到某个人,对方一张嘴,你就大致能判断出来他(她)是哪里人,这叫“口音”。如:听你口音像是曹庄浪人?听她口音像是我哩泾川人,听这个小伙口音像是恰灵台人?当然,说纯正普 ...

秦玉龙/文

在咱们平凉,如果遇到某个人,对方一张嘴,你就大致能判断出来他(她)是哪里人,这叫“口音”。如:听你口音像是曹庄浪人?听她口音像是我哩泾川人,听这个小伙口音像是恰灵台人?当然,说纯正普通话的人除外。
    “半瓶子”对平凉各地方言了解不够透彻、深刻,但也略知一二。其实,方言的分类,只是个大概,同一方言在不同的地区,也有各自不同的表述或意义。就平凉方言而言,庄浪、静宁崆峒区方言不同,华亭和泾川、灵台同样有很大的差异,以至于平凉所辖区、县都不尽一致。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客观上也反映了方言本身复杂的一面。比如形容或批评某个人懒,不勤快,平凉人一般都用“懒蛋”、“懒怂”、“懒货”、“懒家伙”等词汇,若以性别区分,则称其“懒汉”、“懒婆娘”。不过,依据“半瓶子”观察了解,大部分平凉人对于懒人或耍奸溜滑的人都有一个惯常的称谓———“懒干手”。
    “懒干手”在平凉各县、区方言中,简直太容易听到或说到了。比如:“你看你喔懒干手样子撒,长大都咋办呀嘛!”这一听就是批评小孩懒惰的。还有:“喔是个懒干手,提不起桶子,咱自己弄就行了,叫他弄啥哩!”一听就是不满于某个大人太懒惰或靠不住事儿。“这碎懒干手,叫给爷拿个东西都差(音ci)不动。”这一听就是嗔怪的口吻,并不是真的责怪。
    “甭理喔懒干手,大夯夯的一个人咧,一天怂事不干,光知道打牌咣闲,能把人气死!”“甭给喔懒干手吃,就干个喔事么都不愿意。”这一听就是生气的口吻,表示对某人十分反感。
    细细咂摸,这个词太富“生活”元素了,只要稍微能和“懒”字粘(音ran)上,不管男女老幼,用起来无不合适,无不妥贴,无不神妙。但是这个词是怎么来的,后两个字怎么写才正确,一直没有一个确切定义。有人认为,“懒干手”这词是蒙语“杆收”的音译。理由是,元时蒙古势力深入陇东,蒙语对陇东方言产生影响留下的“遗产”。但“半瓶子”以为,“懒干手”一词与平凉人常用口头语“起手”相似,“起手”就是普通话常说的:习惯、习性、作风。通俗地说,“起手”就是从小养成的一种习惯,并且在日常生活、工作中时不时地表现出来。
    “起手”不好的人,要么是“懒干手”,要么是“逛三”,要么是“争三”。茹坚先生曾经说过:记录不同地域方言,最重要的是准确的记音,同时要兼顾原词的含义。在我看来,“干”即干活,“手”即有某种技能或干某种事情的人,所谓“干手”,就是以干活为生的人。既然是干活,就有勤、懒之分,勤快的,自然是“好干手”,懒惰的,自然是“懒干手”。
    偷懒是人性的一面,再勤快的人,都有偷懒的欲望。平凉人所说的“懒干手”,可以是爱偷懒的人,也可以是耍奸溜滑的人,也可以是懒惰的人。最近网上流传一条很火的“懒人语录”,其言行举止与咱们平凉人所说的“懒干手”很是神似,转来与诸位共享:
    “别说和我比懒,又说懒得和我比。切!这种不负责任,一时一样的想法,我都懒得去想;我不洗衣服很多年了,谁叫我这人讲义气,重情义啊,污垢也是我兄弟;日上三竿头,人约黄昏后。起床大叫:啊!天又开始黑了,又要睡觉了;臭袜子自己有,衣服老婆洗,别向我炫耀你有多幸福,不是我懒得娶老婆,而是我在等老婆来娶我;我很少说话,不说话就没人会怀疑我,因为我从来没刷过牙;别跟我提洗澡,我可是国家一级“免洗”类型;我喜欢黑色,黑色比较诱惑,最主要是有超强的隐藏能力,不怕脏;我是有着高尚品德的人,看到地上有钱我都懒得去捡,就等着别人动手往我口袋里塞……”
    当然,懒人之中也不乏聪明人,他们就是偷懒也要懒出风格,懒出境界。有人懒得爬楼,于是发明了电梯。懒得走路,于是制造出了自行车、汽车、火车和飞机。懒得扒拉算盘去算账,于是发明了计算机。懒得出去听音乐会,于是发明了唱片、磁带和CD……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我都懒得再说了。
    可是,说一千道一万,如果你我被别人称作“懒干手”,心里还是很不爽的。


来源: